“释法的影响是积极的,有助于匡正香港的政治生态,把中央的底线划清。”社科院政治学所港澳问题专家樊鹏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一些人在不断挑战一国两制的底线,现在连“港独”都冒出来了,甚至要闯进立法会。一国两制首先是“一国”,然后是“两制”,主权高于治权。当《基本法》运行过程中出现一定风险时,主权者一定要维护,“两制”不是“两治”,释法绝不是干涉香港的司法独立。香港《商报》称,《基本法》自生效的那一天起,人大常委会的角色就存在于香港的法律体系中,人大释法已是香港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【详细】